轉化班專區

7. 日課心得彙整

眨眼睛:覺察眨眼睛的意義是?

同學:

我觀察到思緒多的時候,眨眼的頻率會比較高;念頭少的時候,眨眼的頻率就會變低。請問我的觀察正確嗎?感覺眨眼的功課背後還有其它的意義?

莫子:

觀察正確。它最主要的意義是讓你退到觀察者的角度,因為我們平常不會去注意到我們眨眼睛,也不會注意到周遭有什麼事發生,我們就很單純地把我們的注意力放在某一個地方。但是我們在運用觀察者視角,放在覺察去面對世界的時候,我們就好像一個廣角鏡一樣,很多的感官同時都會收納進來,就不只一樣。藉由眨眼睛的這個練習,我們同時去覺察不止一件事情的發生,讓自己練習退到那個觀察者的角度去運作。就是這樣。

觀察空間:我可以看著空氣中的粒子嗎?

同學:

我想要問,我們看空時,是要看空氣裡面那一顆一顆小小的粒子嗎?還是?

莫子:

不用,連那個也不用看。只是看著一個空無的空間這樣而已,不需要看裡面有什麼粒子阿這些,不需要。

觀察空間:觀察空的時候散焦了怎麼辦?

同學:

看一個物體跟我中間的這個空間的時候,把焦點放在我跟它中間。所注視的東西變得有一點點模糊,變成兩個、左右眼看到的好像就分開來了,而且越分越開。當然,不會無止境地分開,分到一個程度就不會再往外了。

我的問題是,當這種影像變成兩個、左右眼看到的分開來的時候,我是應該再把它聚焦回來,讓它變成一個呢?還是讓它變成兩邊分開的狀況,繼續去觀察這個中間的空間?

莫子:

這個問題其實你不需要去把它聚焦、把它合成一個,就讓它繼續保持二個,你也不要被它拉走,它變成兩個的時候,你好像就在看那兩個影像,而忽視了中間的空間。你繼續觀察的是中間的空間,而不是那兩個分開的影像。就是這樣。

觀察空間:影像扭曲了和看空間有關係嗎?

同學:

昨天我過馬路的時候,突然時間定格,我就看到一個媽媽牽著一個孩子,我的整個世界的影像全部變成扭曲的,那個媽媽的手斷了、那個小孩的頭也斷了。我嚇到了,整個世界扭曲,我尖叫了一聲,然後我就回來了,媽媽的手又回去了,那個小孩的頭又回去了,這個跟我看那個空有關係嗎?

莫子:

有關係阿!因為你看空,前面的那個目標就會扭曲掉,就是這樣子。你繼續關注的應該是那個空就好,不要管他們扭曲成什麼樣子,關注的是中間的那個空,就繼續關注中間那個空就好了,扭曲是一定會扭曲,所以沒關係。

數亂數:如何改善亂數時忘記覺察?

同學:

在做亂數功課的時候,心裡會有一些很隨機的數字,做一做的時候,我就會忘記要透過亂數去找到覺察這件事情,我們會一直忘記要安住在這個覺察裡面,這個有辦法改善嗎?

莫子:

這個多做功課就可以了,就可以輕鬆地把你帶回覺察。

平常我們一不小心就被我們的念頭拉走,然後就不知道要帶到哪裡去,可能已經帶走了兩個小時,你都不知道被帶去了哪裡,然後忽然才想到說:「好奇怪喔,我好像有什麼事沒做?」你做功課就會有這種情形,就是忽然被帶走了,「唉?奇怪,半個小時過去了,我剛剛怎麼都忘記了」但是平常我們就不知道了。

其實當你知道的時候,輕鬆地把它帶回來,就已經是一個很棒的事情,平常我們會被帶走,帶到哪裡去都不知道、待多久也不知道,會被腦袋帶著走,但是終於有一個機會可以幫我們帶回來。就是這樣。

數亂數:不需用力腦袋就能一直生出亂數

同學:

我本身是寫程式的程式員,我對亂數這件事情很有感,因為經常會用電腦去產生這個亂數。本來我是很抗拒,覺得這是電腦做的事,人腦怎麼可能做得出來,但我開始做的時候發現,我的腦袋竟然可以像電腦一樣,一直產生隨機亂數。

我會很想要控制自己一直處在這個產生亂數的狀態,老師有說可以試著去做日常生活中的事,同時一邊產生亂數,所以我就去做了其他的事,但我非常訝異居然還是繼續的、沒有很用力地要去產生,可是它還在那邊繼續產生,我還能看著它在產生,覺得真的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。我想問,這樣的體驗是不是ok的?

莫子:

這樣的體驗是正確的,就是這樣子。

你變成一個觀察的人,而不是那個參與的人。你原本是在造作、你在創作。然後再用自己的思想去產生那些數字出來,後來變成你在觀察這件事情,你在做其他事情的時候,同時能看著亂數跑出來。

這時候其實對其他的事情,你也會變成用一個觀察的角度在看著。所以你在觀察著兩個發生在生命中的不同狀況同時出現,但是你是那個覺察的人,你就輕鬆地看著這一切發生,然後你的生命就會一直開展。你可以繼續做別的事情,你看著自己做別的事情,然後你也看著自己心中一直跑出亂數,而你,是那個看著的,不再是參與的那一個。

數亂數:我可以靠數亂數來中斷信念嗎?

同學:

在做亂數功課的時候,我發現在故事性比較強烈的時候,它很好用,幾個聲音之後,故事就可以被中斷了。但是我的狀況是,當故事被中斷的時候,那個數字聲音就越來愈小了,我就又回到原來覺察著現象,這樣對嗎?

莫子:

因為這個亂數的功課,不是用來把我們跑出來的一些念頭中斷,作用其實不在這裡。

作用是讓你回到純粹的觀察者的一個角色,所以最好方式還是亂數一直跑出來,你還可以做別的事情。但是腦袋一跑出一些念頭出來時,可能就會被亂數打掉,所以你不太會去想別的事情,但是你還是可以去做別的事情,做別的事情跟亂數同時進行,這樣是最好的狀態,繼續讓它跑出來,你就會變成一個超然的角度,你就是以觀察者的角度,在看著你自己去進行這些事情。

你如果可以持續地跑亂數,那當然是最好。你覺得亂數跑太久很累,那你就稍微休息一下,沒有關係。

數亂數:數字可以出現規律嗎?

同學:

數這個亂數的時候,我覺得我會去尋找規律,比如說常出現幾個數字:11、33,或是念自己的生日啦、一堆規則跑出來。今天開車的時候我唸亂數,不知道要唸什麼,我就開始唸車牌,這樣正確嗎?

莫子:

這個亂數其實不用去擔心有沒有規律,你越擔心你就會越去控制它。越控制它就越不自然,你就用你的頭腦去思考它了。其實就放它自然最好,就是它念它的、你做你的,做著別的事情時,然後它還在那邊一直唸,自然就好了。

所以亂數的意思就是,讓它自己浮現。它浮現什麼就什麼,即使好像有一個循環、一個規則,你都不要理它,就讓它一直浮現就好。重複沒有關係。

數亂數:為什麼放空的時候,身體卻自動完成一些事?

同學:

我想要請問,有一次我騎著摩托車數亂數,因為有點放空,我就一直騎、一直騎,騎到半路上,忽然間我就拐到加油站去,然後自己嚇了一跳,我就想說我怎麼會到加油站?前一天晚上我是有一個念頭說:「我該加油了」可是我騎著摩托車一直往前開,我已經忘記了這件事情,為什麼它會自動幫我轉過去呢?

莫子:

這就叫自動導航。其實生命運作就是一種自動導航,當你自動導航機制發生了之後,你就會發現你只是在看著電影的發生,一切都照常在運作。甚至你連昨天想要加油這件事情,它都自動完成了,這真的就是自動導航。

同學:

我在騎摩托車時眨眼,因為這樣會覺得時間比較短,然後騎到後面我發現說,我好像是在遊藝場騎那個摩托車,前面有一個螢幕,我就看到那個螢幕跑出來的畫面。

莫子:

的確,人生本來就是,其實沒有錯阿!你體會到我們的視覺其實就是一個大螢幕而已。真的,它就只是一個大螢幕。然後耳朵就好像兩個大喇叭,你就在看一部影片。生命就是這樣子。我們一直覺得很真實的東西,其實它就有點像我們正在看電影一樣,的確是這樣子,你就會比較抽離這個世界,不會黏得那麼緊。

數亂數:什麼狀況下可以不用做亂數了?

同學:

這個功課我做的效果蠻好的,可以一直持續地做,什麼狀況下已經可以不用做亂數了?我的意思說,例如覺得自己經很空,或者是覺察很穩定了,就可以不做嗎?

莫子:

它是一個自動導航的功能,所以其實做或不做都不重要。

如果你已經升級到那個自動導航,你就讓它自動發揮,然後同時可以做其他不同的事情,因為已經有一個自動導航的機制在,所以很容易你第二件事情它也變成自動導航。然後這時候你就做第三件事情,第三件事情也可以變成自動導航,就再做的第四件事情。你有可能同時做了好幾件事情,都契入了自動導航的機制。

這個自動導航機制,你可以不用把它放掉,你就讓它自己自由發揮,你就把另外一件事情也帶入類似這樣的一個狀態。除非那些很必要用腦袋去思考的,要不然它都可以走在一種導航的狀態,你可以一邊數亂數、一邊洗碗、然後一邊看電視、一邊滑手機之類的,都可以。

倒唸文章:這樣是否算契入了功課?

同學:

我在倒著讀的時候,我還是會看得懂,就是在讀的時候,還是會去抓那個意思。所以我主要應該專注在讀出來的聲音?還是說,就算理解也沒有關係,就是照著繼續讀下去?

莫子:

這個讀,讀出意思來,我們就可以嘗試別的方式,讓它讀不出意思來。這個作用是要讓它讀不出意思來,所以讀出意思來,就掉到意思裡面去了。

你可以蓋住或者用其他的方式,讓它變成讀不出意思來,這個意思就是說,同樣一件事情、同樣一些文字的組合,在我們組合的時候,它是一種意思。但是你反過來唸的時候,它往往完全失去了那個意義。在完全失去意義的時候,這些文字卻又存在,也就是所有的緣起都在這個當下、依然存在,但是它的性空,卻跑出來讓你看見了。原本它是一個有意義的東西,你看著它的意義,但是你反過來唸,同樣的那一些字存在那裡,但是它卻失去了那個意義。失去了那個意義就代表說,這個東西同樣組合在那裡,但是我們失去了解釋的時候,它真的什麼都不是。

這是用來反映出這個世界,每一件事情都是一樣的,我們去解釋它的時候,它就具有了一個意義,當那個解釋不存在的時候,那件事情本身其實什麼都不是,就有點這個意味。所以,要去想辦法弄到唸不出意義來為止,這樣是比較有作用的。

倒唸文章:唸的時候可以讀出意思嗎?

同學:

我在倒著讀的時候,我還是會看得懂,就是在讀的時候,還是會去抓那個意思。所以我主要應該專注在讀出來的聲音?還是說,就算理解也沒有關係,就是照著繼續讀下去?

莫子:

這個讀、讀出意思來,我們就可以嘗試別的方式,讓它讀不出意思來。這個作用是要讓它讀不出意思來,所以讀出意思來,就掉到意思裡面去了。

你可以蓋住或者用其他的方式,讓它變成讀不出意思來,這個意思就是說,同樣一件事情、同樣一些文字的組合,在我們組合的時候,它是一種意思,但是你反過來唸的時候,它往往完全失去了那個意義。在完全失去意義的時候,這些文字卻又存在,也就是所有的緣起都在這個當下、依然存在,但是它的性空,卻跑出來讓你看見了。

原本它是一個有意義的東西,你看著它的意義,但是你反過來唸,同樣的那一些字存在那裡,但是它卻失去了那個意義。失去了那個意義就代表說:這個東西同樣組合在那裡,但是我們失去了解釋的時候,它真的什麼都不是。

這是用來反映出這個世界,每一件事情都是一樣的。我們去解釋它的時候,它就具有了一個意義,當那個解釋不存在的時候,那件事情本身其實什麼都不是,就有點這個意味。所以,要去想辦法弄到唸不出意義來為止,這樣是比較有作用的。

覺察感官:覺察感官是為了散焦嗎?

同學:

散焦的時候頭腦不太會思考,頭腦是要在那個意識狀態下完全放空嗎?還是觀察那個現象?

莫子:

散焦等於是你看著那個空間,而不是主要去看那個物品,是看中間的那個空間,就看著那個空空蕩蕩的空間就可以了。其實意識狀態跟實際沒有什麼分別,我們在看著外面的時候,其實跟看著裡面沒有什麼分別。看裡面叫做意識,看外面叫做現象,都是在覺察;對覺察來說,同樣是在覺察著一個現象,同樣它是在覺察,你只要覺察著那個「空」就可以了。

呸:這個功課可以被打坐取代嗎?

同學:

「呸」的感覺跟打坐時的感覺一樣,這個呸的練習是否就沒有那麼重要了?

莫子:

「呸」只是一個讓你短時間內達到沒有任何信念、沒有任何念頭的一個狀態。打坐的時候,我們打坐也會出現一些沒有念頭的時候,這樣子是類似的。但是「呸」的動作更強烈一些,只是在讓你短時間內、在日常生活中,你隨時都可以進入這樣的一個狀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