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化班專區

6. 練習日課

眨眼睛

這個功課非常的單純,就是注意你的「眨眼睛」。

聽起來很簡單,就注意著你眨眼而已,非常單純。但是你要注意到每個時間,行住坐臥,你都要注意著你眨眼睛。這意味著,不是你空閒的時間才去注意著眨眼睛,你連上班工作、跟人互動都要注意自己眨眼。也就是你一邊注意到自己眨眼、一邊跟這個世界運作。這個輕鬆的功課,其實做起來並不輕鬆,希望各位可以認真地來實行這個小小的功課,它對我們之後的修行會很有幫助

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

在我們練習眨眼的功課時,我們會發現,當我們想要抓住這個現象的時候,我們就會控制我們的眼睛,但是當我們輕鬆地退後一步,輕鬆地看著這一切的時候,眼睛就眨得很順。

我們平常就要用這種「輕鬆退後覺察著一切」的方式來生活,看著自己做任何事情,就像我們看著眨眼一樣。我們看著我們在跟人家交談,看著我們自己吃飯,看著我們自己走路,看著我們自己做一切的事情。
我們退到了覺察的位置來生活,然後在有空檔的時候,我們就輕鬆地覺察著「空」,也就是我們另外一個功課 -「散焦」的功課。

觀察空間

看「中間的空間」。怎麼做?

比如說我看到這個電風扇,我看到它,我就不把焦距放在電風扇上面,我就看著我跟電風扇中間的空間、那個「空」。

當然「空」哪裡都是空間,所以不一定要看中間,你看旁邊也可以、看哪裡都可以,你就看著中間的空間,你與事物之間中間的空間。像我們這裡空間非常大,所以你看著哪裡的空間都可以,只要看著空間就對了,你的眼睛不是看著物體,不是看著一個現象,而是看著一個「什麼都沒有的空間」,把你的注意力鎖在空間上面。

數亂數

這個功課叫做「亂數」。

亂數的功課就是,你沒事的時候就在心裡面讀著亂數。就是從01到99之間產生出來的亂數,節奏的快慢,各位可以順著自己的感覺,怎麼樣比較順就怎麼樣,不一定要強求很快的節奏。

我在內心或者念出來也沒關係,當你沒事的時候你就這樣:35、17、86、59、33……就這樣子從內心裡面念出隨機的數字來,當你在做這個的時候。如果你能繼續進行其它的活動,那是更好的,比如說你在走路時,你也亂數,你在洗碗,你也亂數,更進一步的,你在看電視、看著劇情時,你還有辦法亂數,那就是很不錯的一個練習。

這個功課跟以前說的稍微有一點點不同。

以前說我們跟別人表達的時候,用「他」這個字。比如說,你可以幫我拿什麼給我,我就跟別人說:「『他』想要跟你拿什麼」就說「他」。

但是現在我們稍微改變的是,不只是跟別人表達,連自己想法上都盡量使用「他」這個字來想:「『他』今天好累,『他』不想說話,『他』想回家了。」用「他」來想事情,你要想的話就用「他」這個字來想,然後跟別人表達,就用「他」來表達。不能偷懶說自己的名字,不能用自己的名字,或是用媽媽什麼稱呼之類的。還有一個就是,你在跟朋友打LINE的時候,也是要打「他」,不能輸入的時候就打「我」,這樣才會有效果。

除非你工作上真的有必要到一定要說「我」,那你就說「我」,但是你能用「他」的,你全部就用「他」。在家就沒關係,反正都是家人,他看你覺得怪怪的,你就讓他覺得怪怪的,千萬不要覺得害羞然後不敢做這個功課,這個功課有它的作用存在。

指鹿為馬

我們盡量在看到各式各樣的現象的時候,把它用別的東西取代

要怎麼做?我看到電風扇的時候,我就想著:「嗯,直升機」,你也可以不把它當直升機,可以把它當「香蕉」或者「蘋果」,什麼都可以。

看到莫子,就把他當成卡比獸也可以,什麼都可以,反正你只要想成別的就可以。你看著一個東西就把它想成別的,盡量去多看多想,就是這樣。你在看到一個現象的時候,你硬把另外一個定義給它安上去的時候,其實那個定義會掉,因為你不習慣把那個定義放在它上面,但是你又偏偏把那個定義安在那個東西上面,它的定義就不穩固,然後會掉。掉的時候:「欸,空了」這時候就妙了。所以你們盡量去做,盡量去做就會發現其中有妙處。

這個功課和「他」的功課有一個共通點:「他」的功課可以用來破你的我執,「指鹿為馬」的功課可以用來破你的法執。聽懂的人就知道這兩個功課有關連性:我執、法執。如果是學佛的人就知道,兩個都破了,那就空空蕩蕩了。

倒唸文章

佛學上有一個名詞,叫做「緣起性空」。「緣起性空」的意思是,在這個當下所出現的人事物,都是剛好因緣組合而成的一個當下的現象。比如說,你眼前有一張椅子,那是剛好有鐵匠、剛好礦工挖掘到了鐵礦,然後又有工廠製作成了椅子,又有賣椅子的老闆,然後剛好我們去買它,剛好它就放在那個位置,你看到了這張椅子,就剛剛好出現在那裡。

有很多不同的因緣剛好具足、形成放在那裡,但是這個是一般說法的解釋。其實,它是在你千分之一秒、萬分之一秒內,被你顯化出來在你面前的一個情境。因為這個是一個夢境,所以它的因緣組合,就不只是說它是什麼鐵阿、剛好什麼老闆賣阿!然後我們把它買下來,剛好放在那個位置、剛好被你看到,就不止是這些,這是一般世俗解釋的看法。

但是如果想說,我們現在的當下是一個夢境,那為什麼有一張椅子在你的面前?你為什麼會夢到它?這個因緣組合就是你運用了你的千分之一秒、萬分之一秒的顯化,在你意識田裡面造就了前面有一張椅子的影像,然後你自己去讀取它,這一個影格剛好就出現在那裡。

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

這個功課跟這個「緣起性空」有一點關係,這個功課叫做「叫做什麼不重要」。重要的是拿一本書把它倒過來念,但是倒過來唸你可能還是會看得懂,看得到一點意思,你如果怕你看得懂的話,橫著唸也可以。你把書拿來,原本它是直的去表達它的意義,那你就把它橫著念。橫著唸若還能夠知道意思,那就從左至右、橫著念,這樣應該就完全讀不出任何意思來。也就是說,很多因緣組合在這個當下,同樣是那一些字組合在這個當下,卻沒有任何的意義。

椅子是一個意義。我們看到椅子為什麼會覺得有意義?因為我們可以坐它,然後你這時候想說:「我到底要坐這排還是前面那一排?」「前面那一排比較接近莫子,是不是能量比較好?」

就會有很多很多不同的思考點,你就對椅子產生了一種意義的存在。當椅子沒有意義的存在,它真的就是一些完全合不攏的東西,它是一些你看到的,可能就是鐵、螺絲、木板等等的這些意義。這些意義湊在一起,你會找不到它的存在對你而言有什麼意義,因為它對你而言是沒有作用的。

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

也就是說,事物存在在那裡,必然你會去比對,比對跟你到底有沒有什麼好處?或者有什麼壞處?這個就是我們之前有提過的「貪嗔癡」的概念:

「貪」,就是比對之後,這個東西是對我有利的、我想要的,那我就想要取,這個就是貪。

「嗔」,就是一種抗拒,這個東西對我而言是有副作用的,所以我就很想要排斥它。

「癡」,就是它對我而言,完全沒有意義的時候,它什麼都不是。當它什麼都不是的時候,我完全忽略了它的存在,你不知道前面到底有什麼。如果我們坐著,當你左邊有一個帥哥的時候,你不時瞄他一眼,這時候你的前後左右就都沒有意義了,你不知道旁邊坐了一些什麼人,因為你不時瞄左邊的帥哥,在這種情況下,你的空間裡面失去意義的東西會很多。我們常常走在路上就是這樣,我們被一個東西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。當我們的注意力一鎖在上面,然後產生取捨的時候,旁邊有什麼根本就不知道,車子開過去什麼顏色不知道,完全就不曉得,這種就是一種「癡」的狀態。

但是當我們回到了覺察來生活的時候,你先看到「空」,然後再看到現象,你會用一個廣角鏡來看現象,一切現象都會接納在你的廣角鏡裡面,你會看得很清楚有什麼東西。但是有什麼東西是經過,你先看到「空」,然後再看到那些是什麼東西,所以它的意義雖然存在,但是對你而言毫無作用,你跟整個世界就會產生一種距離。

覺察感官及身體的運作

這個功課跟我們「眨眼睛」一樣。「眨眼睛」是注意著我們每一個眨眼的動作,這個雖然一樣,但稍微困難一點點,我們要覺察著我們身體的動作,你能覺察多少算多少。

能覺察到每個剎那、每分每秒身體的各種運作,能覺察多少算多少,感受也包括在裡面:現在我的臉是冷還熱?我的身體有什麼感覺?我的體重踩在地上,我腳底的壓力感如何?所有這些感官的感覺,請你仔細的去覺察著,平常沒事的時候也覺察著,如果我們跟人家應對進退的時候,你也盡量覺察著你身體的感官。

其實,你可以隨便覺察,這時候我的手有什麼感覺?那沒問題,這也算是。但是當你能覺察得夠深的時候,它就不是那麼容易了,就比「眨眼睛」還困難。

訣別書

「訣別書」是什麼?訣別書就是「我決定了我要離開這個世界。」

離開這個世界,我們不是去自殺或者幹嘛,完全不是。我們還在這裡,但是我一離開這個現象、我登出了、一回到我覺察的源頭時,我的第一人稱、我這個身份,就不再是我們原本的那個自己,你再也不是原本的自己。你回來之後,他只是被你覺察到的對象而已,一切都是被你覺察的對象,你就變成了那個覺察,牢牢地站在覺察的本身去生活。

原來那個你,不再是原來的你,你的親人、你的媽媽、你的舅舅、你的情人、愛人,全部都不一樣了,因為他不是你原來的那個愛人,他只是你觀察對象的愛人,你就跟一切沒有關係了。所以,「訣別」是這個意思,不是你會馬上消失在這個世界上,而是你完全跟這個世界上全部的故事都無關了,所以訣別書,請各位回去寫。

第一個訣別的對象就是:我們自己。

跟原來的「我」、陪伴了我們那麼久的「我」訣別。比如說,我(莫子)就要跟「莫子」訣別,莫子只是我觀察的對象,我再也不是我了,我跟他完全訣別。

第二個訣別對象是:你最愛的人。

不管是誰,與你最依賴的人訣別,這樣子才能呈現出你的決心。

第三個訣別對象是:整個世界

因為你現在活在這個世界裡面。當你登出了,世界就活在你裡面。你不是活在世界裡面,是世界活在你裡面,到時候世界只是你的整個意識、龐大意識裡面的一個微小的區域。所以,第三個訣別對象就是整個世界。

這個功課寫完之後,就找時間去宣讀你的訣別書。訣別書要唸出來才有威力,我真的要訣別,我不是偷偷躲起來去想過一遍這個事情,而是我想要在大庭廣眾底下宣告這件事情,這樣證明你是來真的,不是開玩笑的。這個功課很多人做了好幾期,但是每一期有時候做起來、寫出來東西完全不一樣,因為心態也在改變,這個是出離的決心。

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

在這個世界裡,我們知道一切都是意識所顯化,唯有意識顯化才可以把我們帶到故事邊緣。要怎麼樣把我們顯化到故事邊緣、讓我們登出?那就是像「訣別書」這樣強而有力的工具。「訣別書」能夠顯化出一條路,能夠排開其它所有世界的故事性,讓你能順利地在一條路上走到故事的邊緣。

顯化是沒有辦法離開故事的,「訣別書」雖然也是一種劇情、一種故事,但是這個故事、這個劇情、這個意識、這個信念,它可以把我們帶到故事的最邊緣,也就像懸崖一樣,我們來到了這個點,隨時就有可能掉進去。

是誰在覺察當下的現象?

這個功課叫作「是誰?」不是那一首歌喔,「是誰……」(蔡琴)

我們在每一個當下,如果你能夠做的時候,那就去做,這個功課就是「是誰在覺察當下的現象?」

當你看到紅綠燈的時候,你就反過來找,是誰在看著紅綠燈?你聽到一個聲音的時候,是誰在聽著這個聲音?你踩在地上的時候,是誰感覺到腳底傳來的感受?不斷問自己是誰,是誰在覺察著這一切?回過頭來尋找那個覺察,不斷地去尋找「誰在覺察著這一切?」

這個功課加上決心,就是一個非常好的直接登出的一個法門,好好地做,把這個功課好好地做一遍,我們接觸現象的時間、機會太多了。所以這個功課可以做的機率、時間也非常的多,希望各位好好地做。

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

尋找內在的那個覺察;當然,你或許什麼都看不到,不管遇到什麼狀況,當你看到現象的時候,你就去找「到底是誰在接觸這個現象?」你就去看,看不到什麼是正常的,這個就是這個功課的本質。就去看,看不到什麼才是最好的。因為我們人生,所有的現象我們都看得到,我們就是因為看到太多的東西了,看到這個是這個、看到那個是那個,全部加起來變成我們人生的故事。

我們最會的就是「看到」現象;我們最不會的就是「看不到」現象。所以,當我們在尋找是誰看著現象的時候,你可能會看不到東西。看不到任何東西的那個剎那才是最寶貴的,什麼也看不到的時間如果夠長,如果能夠掉進去的話,那你就成功了。

散焦

這個功課跟一開始那個,我們看見物品看見現象,然後把焦點移到中間的空類似(編按:觀察空間的功課)散焦的功課是,直接看著眼前的現象把焦點模糊、散掉就好了,讓自己沒有把焦點集中在任何一個地方。

我們平常習慣把焦點集中在一個地方聚焦,然後某一件事情、某一個東西就看得很清楚。現在我們就看著,然後把聚焦的這個焦點給它模糊、散掉,讓它變成看著眼前卻沒有在看著什麼,沒有聚焦於任何一個東西上,這就是模擬「覺察而沒覺察著任何現象」,覺察而沒覺察著現象,就覺察到空,也就是覺察的本身。

散焦是藉由我們的視覺,來模擬這一個「覺察而沒覺察著一切」,它的確就會具有「覺察而沒覺察著一切」的效果,看各位做到什麼程度,這個實際上可以去體驗。

告訴自己現在是一個夢

這個功課很簡單,就是沒事常常就告訴自己「現在這是一個夢」。

這個除了是培養你們的如幻視角之外,還有一個副作用,副作用就是容易做「清明夢」,各位多多進行,你們做清明夢的機率就會大大提高。「日有所思夜有所夢」,這個日有所思的「思」,就是想著現在就是個夢。

你晚上做夢的時候想到這一句話,你就驗夢一下,你白天也可以試著多去驗夢一下。驗夢就是,做一些平常白天做不到,但晚上做夢時做得到的事情,叫做「驗夢」。但是我們不要因為驗夢,就把現在這一層當成不是夢,那這樣就搞錯了現在還是夢,只是不同層次的夢而已,你所能進行的作為有所不同,只是這樣而已。

比如說,你能夠把手指拉很長,你現在做不到,現在做不到是因為信念的問題,不是真的做不到,等你超越了信念也就做得到了。但是在夢裡,因為信念顯化系統不一樣,所以你可以做得到。所以當你說,我現在這個正是一個夢,然後你去拉你的手指發現可以拉很長,那你就是做著晚上的夢了,你就進入了「清明夢」。

如果進入清明夢的話,希望大家去做一件事,就是安住在空空盪盪的覺察,把在這裡的感覺帶到夢裡面去,這個就是「明覺夢」。

禁語

這個功課其實很簡單。但是因為我們要上班,所以這個功課會有一點困難。

你上班必須要運作的時候你就運作,但是你沒有必要去進行的時候,你就不要進行。到底進行什麼?就是說話。這個功課原本應該叫做「禁語」– 就是不要說話。但是我們都在上班、上課,沒有辦法完全不說話,所以我們就只說必須說的話。沒必要說的話,就把它含在嘴裡不要吐出來,含在嘴裡,然後看著你的腦袋想說什麼不要把它講出來。

禁語的功課包含你的LINE、文字檔這些也都算,不是只有說話的部分。這個功課原本是禁語,但是可能名字得改一下,從「禁語」改成「欲言又止」,因為沒有辦法完全做到禁語,那就盡量欲言又止。

這個功課跟「空空蕩蕩的覺察」有關係,它有直接的關係。

這個功課就是,你突然大聲喊出一聲的「呸!」簡短有力的。呸,不是輕輕地呸,是簡短的、短促的呸。所以你念的時候,你不要這樣「呸(微弱)」,這樣子沒有效果,你要用力地喊出來「呸!!!(大聲)」在你用力、使盡吃奶的力氣,把它衝出來的剎那,在那一個瞬間,你會生不起任何的信念,那個瞬間就是空空盪盪的覺察,所以呸完,你就安住在那個狀態,就這樣輕鬆地安住著。

安住多久都沒關係,一個小時也沒關係、一秒鐘也沒關係,它空多久就算多久。你不要想說,我呸完才過兩秒鐘,腦袋就開始想事情了,沒關係的,那兩秒鐘就是最寶貴的時間。所以安住在那個空空蕩蕩,它會特別的空,所以呸完你就知道了,你就安住在那裡就對了。

問「我是誰?」

這個功課是一個很好的功課,沒事就問自己「我是誰?」。

盯住一個目標一段時間

可以去找一個地方、一個目標,然後你盯著它看一段時間,比如20分鐘、30分鐘,你自己定一個鬧鐘,你就盯著它不動,覺察著它、看著它,就算是天塌下來你都不要理、不要動。你在路上做這個功課的話,如果有人跟你問路,你完全不要理他、繼續看,這個功課就會鬆動你對時間的信念。